短信不回
2019-06-27 05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我积极行动的时候,恒远的反应却消极怠慢,他没有任何动作,也不给我任何承诺。我把跟男友分手的消息告诉他,他也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。但我依然兴奋,用朋友的话说,我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,每天都在开心地笑,讲起恒远时眉飞色舞。到了晚上,我就抱着宿舍的电话,等恒远的电话,或者打给他。渐渐地,恒远开始回应我了,终于,在一个雨夜,他对我说我爱你。握着电话的我泣不成声,没人知道我等这三个字等了多久,也没人知道这三个字给了我多少勇气,让我在这之后的八年里,无论多苦都愿意坚持下去。

导语:那两年的异地恋也使得我们的关系越发紧张。两年间,恒远的心越来越野,校园里十八九岁的女孩让他眼花缭乱,对比之下,他开始慨叹我老了,不再像当初那么年轻美好。

这样的合伙显然没法长久,很快,恒远和我的亲戚就散了伙儿,而我和他也就此断了联系。但我始终没有忘记这个人,总会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他的消息,偶尔还会去他家门口转一转,期望一个邂逅。那时,我已察觉到自己对恒远的感情,明白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。我曾向闺蜜吐露过心事,说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。至于不该爱的原因,显而易见,他的家境太差,我父母绝不会允许我跟他结婚。除了家境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恒远并不爱我。认识这么多年,他只给我送过一个娃娃,还是跟另一个男生一起送的。有次喝醉,他曾拿着一个橘子,说要带回家好好保存,因为想跟我一人一半可一切仅止于此,只是暧昧,说明不了任何问题。

我和恒远的交往被父母知晓,他们的反应可想而知,不同意,坚决不同意,尤其是我母亲,甚至为此大病一场。但我比他们更固执,闹到最后,父亲先妥协,既然劝阻不了我,干脆转过头来劝我母亲。他们来到我所在的城市,跟我住在一起,一方面照顾我,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我来接触恒远,了解恒远。

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对劲儿,我和恒远似乎从来没有对等过,是我的太多主动导致了今天的太多被动。

然后我又上了大学,大三那年的暑假,事情有了转机。那天是初中同学聚会,一帮人凑在一起吃饭、唱歌、打扑克。我和恒远坐到了一起,开始聊天。恒远跟我讲他在外地打工的见闻,以及他跟前女友和现女友的感情。夜已深了,我和他独坐在角落,突然间,我不想再暧昧下去,直愣愣地问他:那我算什么?恒远呆了片刻,非常完美,伸出双手,温柔地揽我入怀

当时我有一个男友,但跟恒远比起来,在我心里他什么都不是。我以最快的速度向他提出分手,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和万般挽回,我对他说,请他放手,放了我也是放了他自己,如此我们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。呵呵,世事皆有因果,当年决绝地离开,应该也是我今日受苦的恶因。

恋爱时的浓情蜜意无须多言,我从家里骗来车费,去恒远所在的城市跟他见面,虽然他依然不肯在大街上跟我光明正大地牵手。可是,在没人的时候,他会紧紧搂住我,在我耳边说着热腾腾的情话:我们一定要幸福,让所有认为我们不可能幸福的人羡慕、嫉妒。所以,我是幸福的,能跟我爱的人在一起,还有什么苦不能吃?还有什么委屈不能受?

我把事情告诉闺蜜,她问我怎么打算,一句话将我从梦境拉回现实。我知道,一旦做出这个决定,那就意味着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,意味着我可能要放弃许多,但我不在乎,我只想跟恒远在一起,让他快乐,让他幸福,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对他刮目相看。这便是少女情怀,很纯很真,却在最后变成了自作自受。

2012年,恒远决定去外地读书,脱产两年,这也许只是他逃避婚姻的一个手段,但我没法改变他的决定,而那两年的异地恋也使得我们的关系越发紧张。两年间,恒远的心越来越野,校园里十八九岁的女孩让他眼花缭乱,对比之下,他开始慨叹我老了,不再像当初那么年轻美好。

那晚,我忘了我们之间的不可能,躲在恒远的怀中,幸福地嗅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。至今,我仍清楚地记得那种感觉,只是,很可惜,从此以后我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也许这就是现实,很多东西一辈子只能拥有一次,一次而已。

可问题还是存在的,比如一直是我去找恒远,而他极少主动来看我;比如我们在一起时,他总是坐在房间里看电视,任我在一旁洗衣、拖地和做饭。还有恒远的妈妈,她已知道了我们的关系,还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她说恒远的条件差,配不上我,让我想清楚,不要耽误了彼此。我傻乎乎地向恒远妈妈表白,强调自己的认真,也保证会争取家人的同意,一切都没问题,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。到了今天我才明白,说不定那个电话就是恒远让他妈妈打的,无非是想让我知难而退,可当时的我满脑子只有爱情。

有了房子就该结婚,但恒远和他的家人一直在强调:没钱。他们的态度让我不安,而恒远的反应更让我害怕。他有了些微妙的变化,具体是怎样的变化,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,但有一点很清楚,他的心不在我这儿了。有一次他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好几天,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,后来我才知道,他是去找另一个女孩了。当年他们谈过恋爱,但对方觉得他不够优秀,抛弃了他,可他一直不能放下。

我和恒远打小就认识,父母是同事,我们是同学。只是恒远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,父亲去世得早,兄弟姐妹又多,全靠母亲辛苦劳作,维持一家人的吃穿用度。初中毕业后,我继续读高中,而恒远却不得不离开学校,到社会上闯荡。他学过修理,做过销售,后来又跟我的亲戚合伙开店。那次合伙很不愉快,亲戚始终对恒远心有芥蒂,说他懒,缺乏责任感。因为是同学,我特地找恒远谈过一次,这才得知事情原委。当初他们共同投资店面时,恒远入股比例较小,亲戚便因此有些看不上他,时常将他当做打工仔一样使唤。虽然穷,但恒远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他受不了合伙人的这种间接侮辱,便以对抗来表达自己的愤怒。

恋爱谈到第四个年头时,按理说,该考虑结婚了,那时我们早已当着我父母的面同居在一起。父母希望我们买房结婚,但恒远说没钱,一分都没有,我父母只有掏出所有积蓄,为我们买下一套商品房,但房产证上只写了我一人的名字。在这件事情上,父母坚决不肯妥协,而我也只有无奈接受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恒远对我的温柔越来越少,尤其是我父母在的时候,他几乎没有过笑脸。恒远的情绪挂在脸上,我父母看得清清楚楚,交房后的第二年他们就回了老家,不再跟我们同住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yidamould.cn港澳三肖三吗资料,三肖特马期期准2018的三肖持马,三肖六码中特,三肖期期中特免费准版权所有